首页 > 热门小说 正文
蒋蕴莫红梅重生七零小知青全本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22-06-23 17:55:29作者:小王

《重生七零小知青》 小说介绍

人气小说《重生七零小知青》由知名作者打伞的红鲸鱼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蒋蕴莫红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前世,她替兄下乡,历经坎坷,死于病痛。今生,斗小人,救姐妹,躲渣男,那些错误和悔恨,她会一一弥补。只是,日子逐渐上了轨道,那个被她好心救下的霸气痞帅兵哥哥,怎么贴了上来?

《重生七零小知青》 第6章 免费试读

“你们这帮小家伙倒是运气好!”事情得到解决,洪振国显然心情不错,他站在推车边,拍了拍板车上的胶鞋,“穿皮鞋的同志们,会成三队,大家自觉排好队,报上码数,登记上名字,一人一双不许多领。” “连长,问一下,这个鞋是不是就这样给我们啦?”男知青中突然站出一个人来问道,正是大家的心声。 “你们想得倒是便宜!”洪振国笑骂一声,“这一批是分配给兵团的物资,抢手货!一块八毛钱一双,从你们的工资里面扣除。” 人群中突然炸开了锅,大家的行李中大多自备的解放鞋,多掏出钱来似乎有些不值得。 “你这是捆绑买卖,我们都带了解放鞋,我要求把行李分发给我们,我们可以穿自己的鞋子。”还是那个男同学。 “对啊。” “对啊。” 马上就有许多人附和道。 “摁绑买卖?”洪振国不乐意了,这些个调皮崽子,居然还敢给他唱起反调来,“叫什么名字,报上名来!” “王建设!上沪知青!”愣头青王建设大声答道。 “王建设是吧,我记住你了。”洪振国脸色黑沉地道,“拿行李!你说得倒轻巧,你知道这一列知青有多少人吗?你知道去替你们拿行李要浪费多少人力物力吗?你怎么不说,你们来之前就应该坚持艰苦作风呢!穿什么皮鞋!不要是吧,行行行……老董,把这些都给我收回去。” “别别别。”曾干事忙上前拉住洪振国,“你跟他们计较什么,愿意的就来登记,不乐意的也不强求。” 说完又指了指蒋蕴,“对,就是你,来!你来给大家登记。” 然后又点了两个女同学,一人守一辆板车。开始登记后,曾干事赶紧把洪振国拉到一边劝解起来。 队伍里大家踟蹰了一阵,很快就有人上前去领鞋子,相比一块八毛钱的便宜解放鞋,皮鞋最便宜的也得十几块呢,就是先前梗着脖子的王建设,在犹豫了一会后,也还是上前去领了一双鞋子。 第一个上前领鞋子的人,直接被点名站在一边给后来的人找码数,发鞋子。 蒋蕴认认真真地登记着名字、码数,还细心地问一句是分在哪个连队,然后仔细在后面标注起来。 她本就长得非常漂亮,认真起来的样子更是吸引人。肤色白皙,面容像水墨画一般赏心悦目,在蒋蕴那里领鞋子的男同学特别地多。 这一忙一直忙活到了十一点多钟才算完,大家被董站长安排到一间堆满了空麻袋的空仓房睡觉。大家把麻袋抽出来,也不讲究,和着衣裳就躺了下来。 “累不累?”莫红梅替蒋蕴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肩膀,把水壶拧开递给她。 “这个给你的。”蒋蕴喝过水,从军绿书包里摸出一双毛卡纸包捆住的解放胶鞋递给莫红梅,“我特意给你留的,明天穿新鞋子,开始咱们的新生活。” “你给我拿这个干嘛,我穿的就是胶鞋,别浪费钱。”莫红梅瞪她一眼,没有接。 蒋蕴笑了笑,把头靠到莫红梅的肩膀上:“生日快乐,红梅。” 莫红梅正拧壶盖的手顿了一顿,微微笑起来,把那双胶鞋拿到手里,“这倒是难得,咱们认识好几年,今年你第一次记住我的生日。” 蒋蕴低着头借着解鞋带的动作,把眼泪给憋回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比较正常:“那是,我以前不懂事嘛,你放心,以后我都会记得的。” 刘利香靠在麻袋上,双眼紧闭着装睡,十分羡慕莫红梅和蒋蕴两个人的友情。不过要让她像蒋蕴一样,一出手就是一双新胶鞋她可做不到。一块八毛钱,可以买很多很多吃的了。 “我可记着你今天说的话了啊,睡吧,明天还要走很远的路呢。”莫红梅小心地把胶鞋收起来。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蒋蕴被熟悉了起床号唤醒,坐起来一看,大家还睡得死沉列沉的,想到列车上的条件,蒋蕴十分理解。 “起床啦!”蒋蕴一边穿鞋子一边催促身边和莫红梅和刘利香赶紧起来。至于其他的人,蒋蕴喊了两声还被人嫌弃后,就噤了声,只拉着还打着哈欠的刘利香和莫红梅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出了仓库。 榆林站是一个十分小的站台,站台前是北大仓独有的窄轨铁路,火车站旁是大边的白桦林,后面是成排的仓库。 清晨金色的暖阳缓缓从东边升起,东边的白桦林好似都被渡上了一层金边。蒋蕴来不及感叹这无边的美景,飞快地拉着莫红梅和刘利香往集合地点去。 此时,各连队的连长正面沉如水地站在一边,看到她们三个面色微微缓了缓,示意她们站好,这时这一大片空地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兵团战士,知道什么叫兵团战士吗!从你们过政审的那一刻起,你们就是北大仓的兵!就要遵守兵团的纪律!但是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吊儿郎当,你们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有太阳晒屁股了还没起床的兵嘛!……” 等到大部队集合完毕,清点了人数,一大群还迷糊着的知青们被洪振国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看洪振国及其他几个连长的架式,若不是要急着赶路,且没有禁闭室,他们这一车好几百个知青估计不是要被关禁闭,就是要罚站。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众知青们才真切地感觉到,他们已经是兵团的一员。顶着兵团战士的光荣称号,也不只是光说说而已,而是需要自己身体力行去维护的。 “哎哟,这路可真长,什么时候才到哇?”刘贺农是川省知青,一口流利的川普说得十分有味道,好几个知青吃吃地笑起来,见刘贺农瞪过去,忙忍着笑看向远方。 刘贺农心里也十分懊恼自己的普通话,但她们那儿的人都是这样说的,这一时半会她也改不过来,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起来。 “笑什么呢,好像你们说话说得很标准一样,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的,不然,你们说两句来听听?”刘利香忍不住替刘贺农打抱不平。 大家顿时都不好意思笑了。要说标准,这里的人还真没有哈市的知青们说得标准,她们自个的舌头都有些捋不平。
《重生七零小知青》小说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