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正文
纪悠然叶辰身在大周,我被女帝偷听心声全本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22-08-05 17:51:56作者:王二

《身在大周,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纪悠然叶辰的名称为《身在大周,我被女帝偷听心声》,是作者咸鱼斩月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穿越乱世,陆瑶成为大周最后一个皇帝。内有群雄并起,割据州郡,外有匈奴,倭寇,突厥等蛮夷骚扰。幸好,天降千古风流人物召唤系统。华夏几千年的猛将文臣随陆瑶一起征战天下。你有勇猛无比的猛将?不好意思,在朕的李元霸面前,一锤子都挡不住。你有统兵不凡的雄帅?不好意思,我的韩信号称兵仙,三千兵打你三万。你有神机妙算的谋士?不好意思,诸葛亮听了直摇头,给你竖起小拇指。打匈奴,霍去病谈笑之间屠杀数万匈奴。打倭寇,戚继***传的BUFF加成。打突厥,李靖告诉你,何为兵神!陆瑶:哎,这人太多了,官都封不过来了。

《身在大周,我被女帝偷听心声》 第3章 免费试读

“既然各位不信,不如再比一场如何?”

“请陛下再殿试一次!”

叶辰说得器宇轩昂,自信万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混小子,你说什么呢?!”

“趁还事情没闹大,赶紧道个歉,收回这句话!”

“再好好认罪!”

“爹这官没就没了!”

“不然到时候你出丑了,让陛下扫兴,引得帝怒的话,就全完了啊!”

叶书苦口婆心,一个劲劝阻叶辰。

若是认错,顶多丢个官。

一旦惹怒女帝,那后果不堪设想。

叶辰却摇了摇头。

“爹,相信我。”

刚说完,周鸿儒就笑得死去活来。

“哈哈哈,我是不是老了,没听错吧?假探花想和真状元、榜眼再比一次?”

“他是来搞笑的吗?”

“真没点自知之明啊?”

刘真元也附和道。

“以前总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原来人蠢到一种地步后,是真的会不自力量,自取其辱。”

“但也不怪他,从小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能有什么脑子呢?”

周鸿儒与刘真元两人的开头,显然又带起了节奏。

不仅周围人皆开始嘲笑叶辰,就连状元和榜眼本人也被炸了出来。

“王兄,有人想把我们踩在脚下啊。”

“要不要陪他再比一次?”

“他也配?”

“这种人,我但凡皱一下眉,都是对我状元之位的不尊!”

状元轻蔑一笑。

随后上前两步,直接上奏!

“奏陛下,请为我等前三甲再作殿试一场!”

“以示公正!”

此话一出,再无回头路!

“哎呀!他们怎么就上奏了!”

“这下真完了...”

“儿啊,咱叶家要毁了...”

叶书双腿一软。

神情沮丧,如丧考妣。

他现在都不知道,叶辰到底哪来的自信?

是在赌女帝怕麻烦?

那心也太大了吧?

女帝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

从她斩杀皇室同族,逼迫皇兄退位就可以看出。

她的杀心,不必任何一个帝王少。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大臣都惧女帝三分。

所有人都在看着女帝,等待她的决断。

纪悠然却是暗暗思索。

叶辰是大能转世。

但到底会不会作诗作赋,还尚未可知。

若那叫地球的世界,修炼体系跟这里不同,到时候,父子二人便会万劫不复。

她就算身为女帝,也无法乾坤独断。

朝堂上这些人的心理想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无非就是打压异己。

【这女帝咋这么墨迹,还不开始呢?】

【诶?她怎么又看我?虽然我确实很帅,但这种时候没必要吧?】

【犯花痴了?】

【但她都31了,年龄差太多了啊!不过长得确实很好看...寿命也长,31好像算很年轻了...】

【不想这些,这次应该和科考一样,是现场作诗作赋。】

【幸好小爷从小就是古诗词大王,对付他俩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辰的心声,女帝是黑着脸听完的。

差点就绷不住了。

她追求者无数,是所有人的梦中女神。

如今,居然被当花痴了?!

还被嫌老了?!

她乃半步阳神,寿命起码上千岁,现在就31,老?!

居然敢骂她老,等着吧。

“准奏。”

此话一出,叶书当即瘫倒在地。

浑身上下再没一点力气。

“完了,这回真完了。”

“陛下金口一开,我爷俩完犊子了啊...”

周鸿儒和刘真元则松了口气。

虽不知道女帝在想什么,但总算同意了。

接下来看叶辰出丑就行。

货真价实的状元和榜眼,要是现场比不过一个作假探花。

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状元和榜眼也胜券在握。

“这人答案时,我见过的,叫叶辰是吧?”

“就坐在我斜下方,我看他没写几分钟就出来了。”

“这能不是作假?还要自取其辱,来挑战我们,真搞不懂。”

“这次看他还怎么作假。”

“但就算他不作假,本状元再让他一只手也随便碾压。”

状元开始说起风凉话。

“你要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

“我当时就在他旁边,他把笔都弄断了,还换了支笔。”

“最后加起来才几分钟就交卷了。”

“有些人啊,作假都做不明白,这么快往外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走后门一样。”

“他跑这么急,不会是外边还留着什么风流债吧?”

榜眼也开始嘲讽起来。

见他们都动嘴了,周鸿儒这老油舌怎么闲得住。

连忙带着刘真元一起嘲讽。

“别尬黑,估计是想起来青楼忘结账了。”

“我怀疑,这叶辰花的玩久了,是不是发展出受虐倾向了。”

“本来只是他爹出事,现在他非要自己蹦跶出来。”

“现在父子俩都得玩儿完。”

“你要这么说,我都不敢想他在青楼里玩的啥了。”

“***,细思极恐!”

见两人越说越嗨,声音也越来越大,女帝脸色一沉。

“安静!”

刹那间,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只有叶辰的碎碎念还在女帝脑里回响。

【尼玛的状元和探花居然敢黑小爷?】

【狗屁的状元,答案前我还看见他进青楼了。】

【还有这榜眼,答案的时候裤子响了一声。】

【我转过去一看,裤裆居然破了,里面还穿的条红裤衩。】

【今年也不是他本命年啊?看来这人外冷内搔啊。】

本来纪悠然还有些愠怒的。

一听叶辰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差点直接笑喷了。

这叶辰,答案时居然还能有如此敏锐的观察....

下面官员一看这情况,顿时傻了。

“陛下最近有些喜怒无常啊,怎么刚生完气,又无缘无故地笑了?”

“我们别多想,这应该是陛下要突破阳神的征兆。”

“有道理有道理。”

女帝喜怒无常,下方官员噤若寒蝉,连忙拍起了马屁。

她愤怒是合乎情理的事情。

但最近这一笑,却没人看得懂。

包括叶辰。

感觉莫名其妙。

《身在大周,我被女帝偷听心声》小说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