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正文
暮以静君礼倾暮以森全书免费章节阅读-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最新章节

时间:2022-08-05 18:08:41作者:小金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 小说介绍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男女主角为暮以静君礼倾暮以森,由关耳小旋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前世的婚礼成了一场闹剧,临结婚前,被好朋友挖墙脚,未婚夫放鸽子,父母的责备全都对着自己……再次醒来,暮以静重回四岁那年,父亲还是暴脾气疼宠妻女,刻薄的老妈仍旧温柔贤淑,也没有无休止的争吵,哥哥也还是熊孩子的年纪,一切都和前世一样美好,只是他们家什么时候住进大城市,买了大房子!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 002你进来时就在了而已 免费试读

胸口像是被什么敲了一下的。

暮以静觉得自己心疼的厉害,可不能表现出来。“为什么?你不是说喜欢我,要和我过一辈子,会对我好,等我们生了孩子,会叫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吗?”他和自己从初中就认识,明明知道,自己最期盼的是什么。

“罗成督,你是不喜欢我了吗?”

“不。”罗成督痛苦的反驳她,“我很喜欢你,静静,我很喜欢你,我错了,我错了,静静,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他不想失去心爱的人,要好好的想一想。

我给你时间。

谁来给我时间。

暮以静很难过的看着他,可是看着他抱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闭了闭眼,心说算了,算了,再睁眼时,尽管内心很生气,但咬咬唇还是压抑住了“今天我们的婚礼是办不成了是吗?”

他没有答话。

她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苦笑一声的。

转身离开。

“静静,你去哪?”罗成督惊慌的喊住她。

暮以静很生气的想甩他一句要你管,可这话到了喉咙处死活吐不出来,最终到底是软了心的说,“亲戚朋友都还在等着,我回去把婚礼暂时取消。”

到底相识多年。

她坚信,他不是会无缘无故背叛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眼,不会瞎成这样的。

罗成督高兴不已,从后边上来将她抱了住,“谢谢你,静静。”

在这一瞬间,暮以静的心彻底的软了,到底这个男人是疼自己,爱护自己的,手裹住了他的,正要说话,他的妹妹却忽然尖叫一声,“哥,快来,意轻姐醒了!”

腰间的手刹那被松开,身后的温度也瞬间没了。

暮以静苦笑一声。

罗成督跑进病房后才想到她,想出来道歉,可病床上的女孩却哭的梨花带雨,让他没法放心的离开一步。

不禁想,静静很坚强,不会有事的,等事情过去后我再好好的补偿她。

暮以静说出婚礼暂时取消的时候,家里乱成了一锅粥,母亲问她怎么回事,回答不上来,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说出成督因为另一个女人来不了婚礼,妈妈一定会觉得丢脸生气,所以没办法的,编了一个谎言说,“和成督一起在车内的同事流了孩子,她的丈夫远在国外赶不回来,这么大喜的日子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觉得不大吉利,所以暂时取消了吧,妈,我和你一起去,让大家先回去吧,我跟他们说声对不起。”

亲戚里有很多是远在外地的,为了婚礼千里迢迢的赶来,她眼眶有些泛酸,却又时间难过,赔笑的和父亲母亲一起把亲戚送走了。

她听到了大姑留到了最后,和父母说,“这把结婚弄的跟儿戏似的,啧,二哥,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丢什么人,只是弄出了人命又不是以静嫁不出去了。”暮父说,还是比较维护女儿的。

暮以静胸口又暖又悲伤,向父亲说,“对不起爸爸。”

暮父叫女儿这一道歉弄得有些蒙,“道歉干什么,又不是你的错,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别想太多了。”

“恩。”

送完了亲戚,送走朋友和同学,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暮以静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一进门,就被母亲喊了住。

“等等,今儿究竟出什么事了,你过来说清楚。”语气有点凶的,显然很不开心。

“不是说了吗?”她一边换鞋一边道,“成督出了车祸。”

“你这借口骗骗别人还可以,拿来骗我,你这孩子很是要气死我。”暮母恨铁不成钢的念着,“有什么事不跟你爸妈说你想跟谁说去啊,到底谁才你亲爸亲妈啊!”

“行了,以静都这么累了你不让她休息下想什么呢。”

“除了想她好我还能想什么……”

这是爸爸的声音,和妈妈的声音混到了一起,最终越来越大声,她脑袋抽啊抽的疼,回到房间把门一关时,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十多年了,从自己小到大,总是这么吵吵吵。

没完没了的吵。

就不能顾虑下自己的感受吗?

她这么想着,拉开阳台走到外边想吹吹风,站在四楼高的地方有时候真有种,跳下去就一了百了的念头。

可惜胆子小,那只脚,迟迟不敢迈出去。

一道嗤笑声响起。

她侧头看到了同样站在阳台的男人,脸蹭的一下就红了,更多的是狼狈:“你在那多久了?”

男人是邻居,大学毕业后就在外工作。

很少回家,今儿居然这么巧的回来还撞上了自己狼狈的样子。

真丢人。

“没多久,从你进来时就在了而已。”

这不就是把她狼狈的样子都看了去么。

暮以静觉得有点难堪,可是又不能怪他,只能闷着气回到了屋里头,顺便把窗户关的砰砰响,借以表示自己在生气,躺到床上时,又觉得这举动真是幼稚的要命。

邻居那头的男人不以为意,双手插在兜里静看了下万家灯火后,便回到了屋里,至于隔壁的情况他不在意,今儿婚礼他也有去,对于暮以静的情况他也有听母亲说起,除了觉得这女人白痴外,别无他想。

不论心里再怎么累,怎么想一觉睡到自然醒,可闹钟一响的时候还是得爬起来,去上班。

暮以静下楼的时候拖得很慢,到了大厅的时候果不其然的听到了妈妈又在念,脸色很坏,爸爸已经去上班了。

“我上班来不及了,不吃了。”找了个借口,就匆匆的走。

身后。

暮母语气又气又急,“我怎么养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有事不和家里说想和谁说去啊!”

这些年听得太多,也就麻木了。

“以静,不好了!”到了公司的时候,刚打了卡,暮以静就叫同事给拉了出去。

在医院的顶楼,一个穿着病服的孤零零身影就那么站在高处,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

怎么回事?

有人跳楼?

她一蒙,反抓住同事的手说,“赶紧报警啊。”

“警察已经在了。”话落音,有两名同志过来问她,“你是暮以静吗?”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小说 目录